1. 链和财经首页

中本聪是一个厉害的产品经理,极简就是比特币最强大的武器

特立独行的神秘莫测,洞察世事的一击即中,挂帆而去的决绝潇洒,内在丰富的密码朋克——正应了那句话:人不蹦迪枉少年。


这两天在得到上听梁宁的产品思维30讲,脑子里不时蹦出产品能力、同理心、机会判断、系统能力、用户体验、创新模式……

作为一个平趟BAT的职场牛人,梁宁和我的区别是:我只知道平躺着很舒服。走到什么山头唱什么歌。囫囵吞枣听下来,忽然像《穷查理宝典》里说的:在手里拿着锤子的人看来,所有的东西都会是钉子。

我发现,中本聪是个很牛逼的产品经理。

我们现在能查到的中本聪的资料,大体是这样滴,中本聪(英语:Satoshi Nakamoto),自称日裔美国人……中本聪于2008年发表了一篇名为《比特币:一种点对点式的电子现金系统》(Bitcoin: A Peer-to-Peer Electronic Cash System)的论文,描述了一种被他称为“比特币”的电子货币及其算法。2009年,他发布了首个比特币软件,并正式启动了比特币金融系统。2010年,他逐渐淡出并将项目移交给比特币社区的其他成员。中本聪据信持有约一百万个比特币。这些比特币在今天的价值超过六十亿美元。

从发表论文以来,中本聪的真实身份长期不为外界所知,维基解密创始人朱利安·阿桑奇(Julian Assange)宣称中本聪是一位密码朋克(Cypherpunk)。另外,有人称“中本聪是一名无政府主义者,他的初衷并不希望数字加密货币被某国政府或中央银行控制,而是希望其成为全球自由流动、不受政府监管和控制的货币。”

从这些吉光片羽中,我们大体能得到一个中本聪印象。特立独行的神秘莫测,洞察世事的一击即中,挂帆而去的决绝潇洒,内在丰富的密码朋克——正应了那句话:人不蹦迪枉少年。按照梁宁对产品经理性格特质的分析,中本聪很可能是一个自我的人(梁宁讲,创造力是自我的延申),有着同“痴人”俞军、张小龙近似的产品经理气质。

当然,这种纯粹凭感觉的猜度,也可能是我以穷逼之心度土豪之腹。重要的还是先看这位“比特币之父”的“产品能力”,再看他的产品。

梁宁在产品思维30讲中,对产品能力有一个很高级的定义:

产品能力是每个人的底层能力。产品能力就是训练一个人判断信息、抓住要点、整合有限的资源,把自己的价值打包成一个产品来向这个世界交付,并且获得回报。

判断信息、抓住要点这些都是针对用户说的,而审视用户要善于从人的四种基本的生物性情绪——愉悦、愤怒、不爽、恐惧——来把握。中本聪以一颗敏感的心灵,抓住了2008金融危机的爆发,以及旷日持久、无止境的法币持续缩水给民众带来的不爽(不满足)、愤怒和恐惧(个人自由边界被侵犯),通过有限度的整合创新,以比特币这个产品向在法币霸权中陷落的世界,交付一种确定性。

梁宁引用缔造了百度贴吧和百度知道的大牛级产品经理俞军的话:产品经理就是就是以创造用户价值为工具,打破旧的利益平衡,建立对己方有利的新利益链、新平衡。

对于缔造比特币这个颠覆性产品的中本聪来说,这段话多么贴切地描摹出一个献出惊天动地手笔、有着济世救人情怀的“无政府主义”产品经理的伟岸形象。

再看比特币这款产品本身。

币乎的知名作者比特斯卡曾经撰文从产品设计角度分析过比特币“因为简单,所以成功”的至简大道:

·比特币作为区块链第一款应用,是一款极其简单的应用,它设计的就是点对点电子现金系统。

·比特币对比法币,最大的优势就是永不增发,总量控制,绝无通胀,绝不会因此引发金融危机。

·作为区块链的第一款应用,它必须简单,让所有人明白它的用途和目的。

·在中本聪的世界里,比特币是一种极简单的数字货币,极简就是比特币最强大的武器,也是比特币的灵魂。

教科书般的极简设计,是从产品思维和技术层面对于比特币成功之道的重要归因。但比技术因素更重要的,始终是比特币这款产品找准了民众恐惧背后的痛点,通过满足用户抗击政府掠夺、财富保值升值的日趋重要的需求,撩到了用户的爽点和痒点。

无独有偶,币乎作者拾荒的蜘蛛侠在《Dapp相对于APP会是伪需求吗?》一文中,也直截了当地评论道:“比特币之所以流行和爆款是因为它解决了人们的生活痛点,而不是它用了什么牛逼的底层技术。”他很透彻地从产品能够成功,关键在于是否解决生活痛点(也就是刚需)的角度挑明了比特币崛起的根本原因:

比特币解决了高通胀国家百姓的生活痛点,解决了黑市交易不便的痛点,解决了跨国汇款手续费奇高时间奇久的痛点,解决了地下钱庄洗钱效率低下的痛点。因为解决了以上诸多痛点,所以比特币才逐渐流行起来。不然,它永远只是极客和黑客手中的玩具和试验品罢了,绝不会有未来。

有人讲比特币是人类历史上第一次无政府背景创建的一个价值网络,对此,有人并不赞同,但是,对于比特币这款实现颠覆式创新的“爆款产品”来说,借用梁宁的话说,它的成败确确实实系之于“价值网”的重构:

颠覆式创新是屠龙术,是产生新帝国的机会。

随着社会能力的升级,新的需求被释放催生新的价值网。

颠覆式创新最重要的标准就是,是否开启了一个新的价值网?是不是到了“新大陆”?

从技术上讲,中本聪未必那么开天辟地,那种基于共识的分布式密码学账本技术本身“也许并不算是一项新的技术,是密码学,共识机制,P2P网络组合的一项共享数据库技术”(来自虎嗅网:《比特币真的没价值?》),而之所以能够凭借链上数据一致、透明且不可篡改这些产品特性,形成一个自我生长的价值网络,还是因为中本聪这个牛逼的产品经理,审时度势地抓住了历史和时代释放出的新的需求。

正文说完了。本文写中秋节假期,写完忽然很有想唱歌的冲动。

总有一天,在新世界的横扫一切面前,旧帝国的法币重新对我霸道示爱和投怀送抱时,我想对法币唱:

当初是你要分开 分开就分开 现在又要用真爱 把我唤回来

文章声明:本文为火星财经专栏作者作品,不代表火星财经观点,版权归作者所有,如需转载,请提前联系作者或注明出处。

声明:本文经授权发布,除注明来源外,均为链和财经用户投稿,不代表链和财经立场,转载请联系原作者。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